朱乃诚“龙年说龙”:良渚龙是中华龙的一个主要源头

  • A+
所属分类:时尚
摘要

北京2月13日电 (记者 孙自法)龙年新春之际,龙文化考古研究备受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朱乃诚研究员认为,在良渚文化晚期龙形态的基础上,陶寺彩绘蟠龙进一步演化发展形成,其后通过夏商周至秦汉以降的历代承袭演化,在中原地区形成了不间断连

  北京2月13日电 (记者 孙自法)龙年新春之际,龙文化考古研究备受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朱乃诚研究员认为,在良渚文化晚期龙形态的基础上,陶寺彩绘蟠龙进一步演化发展形成,其后通过夏商周至秦汉以降的历代承袭演化,在中原地区形成了不间断连续发展的中华龙文化的主体形象。因此,良渚龙是中华龙的一个主要源头。

  朱乃诚接受记者采访介绍说,迄今为止,考古发现所揭示的良渚文明一系列重要证据,是充分展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主要特征的实证资料。其中,良渚龙及其与中华龙的关系,也是重要内容之一。作为良渚文明精神文化象征之一,良渚龙目前发现数量较多的有玉雕龙和陶器上施刻的龙图案。

  良渚玉雕龙作品主要有龙首玉镯、龙首玉珠、龙首玉璜、龙首玉牌饰等。余杭瑶山M1号墓出土的龙首玉镯,在玉镯圆弧外表上有等距离分布的4个凸出的弧面,其上分别雕刻方向相同、形态相同的龙首;余杭官井头M47号墓出土的龙首玉珠,器形很小,在玉珠外表一侧面上雕出龙首;瑶山M11号墓出土的龙首玉璜,在玉璜的弧面上雕出等距离分布、方向相同的4个凸出的龙首,龙首的形态与瑶山M1号墓龙首玉镯的基本相同;反山M22号墓出土的龙首玉圆牌饰,其一侧雕有方向相同的两个龙首,龙首的形态与瑶山M1号墓龙首玉镯的接近。

太湖地区玉雕龙。朱乃诚/供图

  良渚陶器龙图案已发现多例,有的仅存龙首局部,有的仅存龙尾局部,有的仅存龙身躯局部,完整的目前只发现两例:一是海盐龙潭港M12号墓出土的宽把陶杯,在宽把陶杯腹部一周施刻上下并列的两条龙图案,头部特征突出,尖牙利齿,双目圆睁;二是余杭良渚遗址群内葡萄畈遗址出土的陶盉,在陶盉腹部施刻一条龙图案,其龙身躯特征弱化,突出表现尖牙利齿、双目圆睁的龙头特征和细尖内卷的龙尾特征,且与龙潭港M12号墓宽把陶杯腹部龙图案的首部和尾部特征基本相同,而龙首特征更为醒目。此外,在良渚遗址群发现的一例施刻在陶片上的龙图案,缺失龙头,龙身躯和尾部大致完整,龙身躯呈盘卷状,是为蟠龙。

  朱乃诚指出,根据良渚文化分期研究,玉雕龙属良渚文化早、中期,陶器龙图案属良渚文化晚期,表明陶器龙图案可能是玉雕龙形象的进一步发展。而依据目前的发现,良渚文化早期的玉雕龙可追溯至崧泽文化晚期。

龙首玉冠饰(左)和龙首玉镯。朱乃诚/供图

  崧泽文化晚期玉雕龙迄今发现5件,其中以距今约5300年的普安桥M17号墓龙首玉珠年代最早,该龙首玉珠的器形很小,为不规则圆环状,在一侧边雕出龙首。将这件龙首玉珠与良渚文化早期的官井头M47号墓龙首玉珠进行比较,可以看出良渚文化早期的玉雕龙是由崧泽文化晚期的玉雕龙演化发展而来,其演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即龙首上的眼纹由单圈眼纹向双圈眼纹演化。

  作为良渚文化的前身,崧泽文化主要分布在太湖流域。普安桥M17号墓龙首玉珠的发现,既表明良渚文化玉雕龙作品是由崧泽文化晚期的玉雕龙作品发展而来,同时也说明太湖地区玉雕龙作品产生于5300年前。结合良渚文化早、中期的玉雕龙及晚期陶器龙图案,进一步显示太湖地区5300年前产生的玉雕龙及其龙形态,在当地流行至4300年前。

  朱乃诚表示,良渚文化在距今5000年前后进入文明发展阶段,同时对周边地区产生重要影响,其影响范围达到黄河中下游、长江中游以及岭南地区,并为这些地区带去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复杂的意识观念。

宽把陶杯及龙纹饰图案(左)和陶盉及龙图案。朱乃诚/供图

  其中,中原地区多处遗址发现良渚文化的遗存,良渚龙形象也影响到中原腹地。例如,山西陶寺M3072大墓出土的距今4300年前后彩绘陶盘内壁的龙图案,呈盘卷状,是为蟠龙。在年代方面,良渚文化晚期的龙与陶寺文化早期的龙前后相接;在龙的形态特征方面,陶寺蟠龙的龙首突出表现上下两排利齿、铮亮的圆眼,身躯为盘卷状,与良渚文化晚期葡萄畈陶盉腹部的龙首特征、良渚陶片上的盘卷龙躯特征接近。

  “这一系列现象表明,良渚龙是中华龙的一个主要源头。”朱乃诚总结说。(完)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