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手长时间离开方向盘被禁用智驾功能,网友:知法犯法?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红星资本局2月12日消息,过去两年春节,华为常务董事、终端 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董事长余承东多次驾驶问界的新款车型回安徽六安霍邱老家过年。前年的问界M5,去年的问界M7,今年轮到了问界M9。2月12日,余承东在朋友圈晒出了

红星资本局2月12日消息,过去两年春节,华为常务董事、终端 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董事长余承东多次驾驶问界的新款车型回安徽六安霍邱老家过年。前年的问界M5,去年的问界M7,今年轮到了问界M9。

2月12日,余承东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从安徽老家驾车返回深圳的经历。他表示自己从出家门开始就全程一路智能驾驶,“完全没有事干,很轻松啊”。但“唯一不爽的地方”,是手指头还要搭在方向盘上,因为法规要求,不允许长时间离手。

余承东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从安徽老家驾车返回深圳的经历

余承东中间一次手长时间离开方向盘,被罚一次三分钟(不允许使用智能驾驶功能),后又被罚了一次导致智能驾驶无法使用。最后他只能借着去休息区上厕所的机会恢复智能驾驶,“好想能把这个离手检测功能取消啊!”

余承东手长时间离开方向盘

被禁用智驾功能

余承东在评论区吐槽说,“法规又滞后技术发展了,应该在 DMS 摄像头(驾驶员监控系统的缩写)判断驾驶员未睡觉就可脱手。”他认为问界的NCA领航智能驾驶在高速路上基本达到了L3级水平,提出可以考虑允许用户放开始终手握方向盘的法规要求。

对此,有网友评论余承东“知法犯法?”“出事了谁担责?”

图为余承东,其被网友吐槽知法犯法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博导朱西产表示,我国的量产车型普遍处于L2级辅助驾驶阶段,部分品牌销售会以L2+级别宣传自己的产品。基于我国复杂的道路交通情况,针对L2辅助驾驶级别的技术仍要手托方向盘才可以进行。

华为自称为L2.9级自动驾驶,“无限接近L3的高阶智能驾驶”,但按照国家、行业的标准,L3以下的级别均为辅助驾驶功能。一旦车辆发生事故,驾驶者首先要承担事故责任。

2021年,一辆某新能源品牌汽车在开启辅助驾驶功能的情况下,追尾一辆施工轻型货车,司机林文钦当场死亡,年仅31岁。

事件在网络上迅速发酵,引发社会各界对“自动驾驶”、“辅助驾驶”概念的讨论。此前业内普遍存在误导销售的情况,辅助驾驶被默认为自动驾驶。事故发生后,多家车企迅速修改了辅助驾驶系统的官方描述,强调在产品手册中明确说明了其定义为辅助驾驶系统,并要求驾驶员全程注意力集中,做好随时接手驾驶任务的准备。

目前大部分车企都通过方向盘上的传感器和DMS等技术,要求驾驶员双手保持在方向盘上,且目光注视车辆行驶方向,否则将退出辅助驾驶功能。余承东被禁用智能驾驶,正是因为这种功能。

开启L2级辅助驾驶系统

不扶方向盘是否违法

开启L2级辅助驾驶系统,不扶方向盘是否违法?池州交警支队法制科回复称:L2自动驾驶功能系辅助驾驶功能,由驾驶人与系统一起控制车辆,主体为驾驶人。在特定环境下能够辅助驾驶人控制车辆,使用驾驶辅助功能驾驶车辆不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1条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

问界M9搭载HUAWEI ADS 2.0高阶智能驾驶辅助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目前法律法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驾驶员双手离开方向盘,但《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属于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

余承东还分享了当前智能驾驶无法识别的一个场景:在霍邱郊外快速路上,有一种在路口“红/黄/慢”交替显示的灯,见到黄变红时,M9就刹一下车,紧接着又变黄,又继续加速行驶,不像人类知道那是交替闪烁显示的交通灯。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道路交通标识识别对L2级辅助驾驶系统仍然是个难点,特别是信号灯的误识别的概率较高。红、黄、绿、黑四种颜色实时变化、闪烁,倒计时牌、箭头、圆头、横条、竖条等形状样式,灯光、自然光、抓拍摄像头等干扰,交通灯自身的闪烁、亮度等,都会影响识别的准确性。

2023年8月,马斯克直播路测特斯拉FSD V12,45分钟全程唯一一次接管车辆就是在红绿灯路口。此前也有小鹏车主反映,“识别到了下高架的匝道口有一常闪烁黄灯,就会急刹”。

有视觉算法工程师告诉红星资本局,识别红绿灯的主要方法是基于视觉图像识别和基于v2x,即红绿灯实时发送信号状态,再由车辆低延迟接收信。后者对基础设备信号能力和对网络传输的要求较高。

目前行业主要采用视觉图像识别,包括基于色彩特征的识别、基于形状特征的识别和基于模板匹配的识别等多种方式。基于色彩特征的识别方法很容易出现虚警现象,需要与后两种识别方法结合使用。

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

编辑 肖子琦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