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外资100%控股银行的恐惧:谁怕谁?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允许外资100%控股银行,很可怕吗?  其实这是一笔旧账。  从WTO开始,中国已经承诺打造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金融、通讯自然是首当其冲,要放开准入,允许外资、民资进入金融领域并建立控股公司;许多年过去了,不仅仅是金融,有诸多的承诺没有兑现

  允许外资100%控股银行,很可怕吗?

  其实这是一笔旧账。

  从WTO开始,中国已经承诺打造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金融、通讯自然是首当其冲,要放开准入,允许外资、民资进入金融领域并建立控股公司;许多年过去了,不仅仅是金融,有诸多的承诺没有兑现,WTO就是成了废柴。

  大家不玩了,中国外贸的前景瞬间变得模糊了。

  那就对比下得失,再做选择;现在的大格局已经越来越清楚了。中美关系必须合作,不是选择,这句话将成为时代标签,中国不是世界中心,将融入现有的国际秩序;我们允许外资100%控股银行,不过是对外资释放了一个友好的信号,不用太恐惧,外资也不会太兴奋,别指望什么。

  为什么要对外资释放友好信号?

  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高增长,是否受益于WTO?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对于处于产业链中段的中国制造而言,这本来不是问题;然而,两位姓张的教授,却有过一个认真争论。

  复旦张维为认为:

  中国经济的成功是受益于“中国模式”;

  北大张维迎认为:

  中国经济的成功是受益于全球化。

  这种争论,不在字面,字面上无争,本来就是一体两面的事,核心问题是我们的未来:是建立一个开放的中国,还是特立独行的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必须,还是选择?中国要做的是融入世界秩序,还是以对抗的姿态另建立一种秩序?

  毫无疑问,中国已经明确表态,中国无意挑战现有的以美国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国际秩序。

  背景:林毅夫预言的神话结束了

  十年前,林毅夫曾预言:中国经济将以两位数增长,一直保持二十年;结果,从他预言后,中国经济增速再也没上过两位数。

  他的解释是,主要由于美国经济衰退影响了他的预测,这个解释被何祚庥老先生批评是外因论;其实,世界上不存在孤立的外因,也不存在孤立的内因;就算你是个健康的鸡蛋,没有温度,还是孵不出小鸡。

  如果我们不能融入全球化,未来还会有高增长吗?

  从2012后,高增长实际上已经钝化,从两位数增长一路下滑,保9保8保7保6保5,直到2022年的3%,怎么保住的?是经济的内生力吗?其实,都很清楚,近些年GDP增速,很大程度上依赖财政赤字,用通过投资阻止经济衰退;但是,投资拉动出现效率递减,改变不了根深蒂固的结构性矛盾,经济总量在增加,效益在收缩,居民收入占比在降低,地方财产整体入不敷出,极大地提高了负债率,风险在增加。

  我们很有钱吗?不,我们很缺钱,从企业到个人,到地方财政都缺钱,陷入了流动性陷阱。

  中国现在很差钱。

  只能合作,不是选择

  高增长结束了,产能过剩发生了。

  在这样的背景,中国的外贸语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允许外资100%控股银行,不过是一个具体而微的表现。现在态度很明朗,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中美关系只能合作,不是选择。

  这当然是对经济形势的冷静判断。

  中国出现产能过剩,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外贸这驾马车失速了。外贸一向被称之为后备箱,不断地将强大中国制造的产能输出,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产能过剩的压力;现在外贸失速,影响至深至远,没有外贸的强劲支持,强大的中国制造无法充分输出,将进入长期的产能过剩,未来二十年的经济格局基本被定义了,专家们称之为弱复苏周期。

  推动金融改革,是一种打开国门,接受全球秩序,融入全球化的积极姿态;翻回老账,再看今天,允许外资控股银行可以说是必选。如果这一关都过不去,又如何跨越CPTPP的五大门槛?

  也有网友戏说:一个踢屁屁(CPTPP)就能把中国踢死吗?

  当然不能,但是,世界是丛林,我们必须与狼共舞,而是关起门,去建立一座封闭的城堡。

  打开金融的大门,人们恐惧什么?

  一位财校出身的网红,一如既往地以提出问题的方式,去激活大众的爱国因子:外资100%的控股银行,安全吗?

  这是一种把问题推向极端的暗示,是典型的流量逻辑。一片秋叶落下,是秋的信息,但不等于整个森林腐烂了。然而,有人却煞有介事地问,秋叶來了,森林还存在吗?这就是流量密码,是算准了的么喝。

  外资进入金融,会让中国的金融体系崩溃吗?

  谁更不安全?

  外国金融资本,全资来中国办银行,谁会真正感到不安全?这等于在问,当初在美国买房安全,还是在中国买股票安全?中国经济已经允满了不确定性,是外资撤出、民资走资的局面,外资进入中国市场还真要有几分勇气。

  当我们说允许外资可以100%控股,这只是一个微笑,不是让外资100%来控股中国银行、招商银行、农业商业、建设银行、交通银行、邮蓄银行;中国国家银行的股权,没人能控得了;不管中资银行,还是外资银行都要接受中国银行监管。外资控股国家银行?这个问题的提出就是笑话,零可能,这种问题不存在,不要推向极端。外资在中国办银行,可以拥有100%的控股权,怎么就被解读成了可以100%控股中国银行?荒唐。

  允许外资100%控股,其实也就那么一说,一种表态,一种对外国资本的召唤;就像民营的市场准入,高调鼓励民间投资,又真的准入了什么?是通讯,还是军工;中国经济的底层逻辑不会变。我完全不相信,在一个二元经济结构的背景下,在地区性冲突悬而未决的背景下,外资会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你让它入,它也不来,这才是问题。

  一个市场的强弱与兴盛,取决于单位资本的密度,而是劳动的密度,否则,印度就是老大了;只有资本才能组织起无限细分的现大社生产的全要素;资本拥入的越多,市场就越繁荣,对劳动的需求越多,劳动保护越好,工薪水平越高,消费市场也越大;中国现在面临的考验,正是资本流失。

  后疫情时代,中国市场还有多强的吸附力?

  我们看到的外资在撤离,带走了就业与产业链;而且很坚决,日本和美国鼓励资本退出中国市场,损失由政府承担,而我们还在担心买办经济的发生,信息的不对称最终将走向愚昧。国内也有同样的问题,人们担心私人资本无序扩张,而数据表明,民间投资增速连续十年以两位数下滑,它不是在扩张,而且不可阻挡地在收缩,我们真实面对的是唤不醒的信心创业成了高危工作,失败了即成老赖,倾家荡产;在一个民营经济缺少退路的营商环境中,有多少企业生不如死?人们只看到了结果:大量的走资,巨大的资本沉没,痛斥这些不爱国的资本家,又有多少人清醒问一句:为什么?为什么资本对中国市场充满了恐惧?

  一个对外资和民资不友好的市场,真的很安全吗?

  相信政策的选择,不安全的因素不在市场准入,与目俱增民粹主义潮流,才是巨大的动荡因素。看来,不经历一个轮回,再去感受一下商品稀缺的权力等级时代,人们是不会放弃宣泄的,而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深刻变革的前奏。

  改革开放四十年,实行与民休养生息的宽松政策,减少了行政干预,打开了国门,加入了WTO,引进技术先进管理,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贸易大国,第三军事强国,中国不安全了吗?真正的安全,是全球化;外资在中国银行的监管下,涌入中国市场,这本身就是一种安全性。

  所以,我更倾向于金融市场的开放是打开了冰山的一角,在市场化的充分竞争中,是否有利于贷款难的中小微企业打开困境,是否能有效地减轻沉重的房贷压力,对老百姓来说,那就是利好。

  为什么开放金融市场?

  因为缺金,缺到了已经不那么安全。

  投资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不再那么有效,大量的流动性锁死在长期项目中,房地产是地方财政收入一半的来源,2023土地出让金只有4万多亿,与2021年的8万多亿相比,妥妥一个腰斩,国企上缴的利润不够支付负债利息,从去年底,化债提上了议事日程,财政赤字率也突破了坚守了几十年的3%,调整为3.8%。

  这些不同寻常的信号表明,中国经济处于一个关键的时间窗口,必须实行强刺激政策,没有经济强劲的复苏,没有高增长做背景,债务将继续叠加,良性债务驱动模式转向,中国 将进入一个漫长岁月,任何大词主义都将遭到鄙视。

  如何扭转局面,重建预期?

  那就重建市场,做一个改革开放的升级版,让中国市场成为对资本友好的市场,不论是民间资本,还是外国资本,只要有助于推动中国经济发展,都是自己人。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