亟待走出三大困局!华海财险新任80后总经理面临两大转型压力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2014年成立以来,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海财险”)已迈入近十个年头。然而,自2019年原总经理姜南因违法行为被撤销任职资格后,公司近五年时间面临着总经理职位的空缺,这一现象在保险行业内较为罕见。作为一家总部位于烟台的地方保

2014年成立以来,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海财险”)已迈入近十个年头。然而,自2019年原总经理姜南因违法行为被撤销任职资格后,公司近五年时间面临着总经理职位的空缺,这一现象在保险行业内较为罕见。作为一家总部位于烟台的地方保险公司,华海财险在人才储备和管理层稳定性方面似乎遭遇了不小的挑战。

近日,华海财险宣布了一项重大的人事变动,刘子良被正式聘任为公司总经理,这一决定结束了公司长达近五年的总经理职位空缺。此前刘子良已在华海财险担任临时负责人,作为一名“80后”,在一众高管中稍显年轻,此次晋升为总经理,或体现出公司内部对其能力的信任。

据公开资料显示,刘子良出生于1984年,拥有硕士学位,自2020年3月起便担任华海财险副总经理。在加入华海财险之前,刘子良先生曾担任多个关键职务,包括董事会办公室/监事会办公室主任、山东分公司总经理、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以及经营管理临时负责人等,这些经历为他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和行业知识。

然而,华海财险近两年经营状况并不乐观。保费增长乏力、盈利大幅下滑,以及投资收益率位于行业末位,这些都是公司当前面临的严峻挑战。尤需注意的是,华海财险的车险业务占据了公司业务的90%以上,作为以海洋特色起家的财险公司,如今这种畸重的业务结构与其海洋特色背道而驰,同时这种高度依赖单一业务线的模式在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显得尤为脆弱,华海财险可能随时面临业务增长乏力和赔付成本上升的双重压力。

刘子良的上任,能否带领华海财险走出车险占比畸高、投资踩雷、频遭监管处罚三大困局,还有待市场的检验。

困局一:车险业务占比超90%,海洋特色荡然无存

华海财险自成立以来,一直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致力于打造成为具有独特市场定位的全国性、综合性财产保险公司。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华海财险的业务结构逐渐发生了变化。2023年的数据显示,车险业务在公司整体业务中的占比超过了90%,这一现象引发了业界对于华海财险是否已经偏离其原始市场定位的广泛讨论。

年报数据显示。自2015年首个完整年度起,船舶险作为公司特色业务之一,其在总保险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仅为1.28%,显示出海洋保险业务在公司整体战略中的地位并不突出。随着时间推移,船舶险的占比进一步下降,到了2022年,这一数字甚至降至0.2%,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表明华海财险的海洋保险特色已经荡然无存。

与此同时,华海财险的车险业务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发展态势。从2015年的2.43亿元增长至2023年的约19亿元,2015年至2018年期间,车险保费收入的增长幅度显著,占公司年度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也从63.3%大幅提高至90%以上。这一变化反映出华海财险在市场竞争中逐渐将重心转向了更为普遍的车险业务,以追求规模扩张和市场份额的提升。

数据来源:2015-2022年公司年报、2023年Q4偿付能力报告

然而,尽管车险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华海财险在该领域的盈利能力却并不稳定。在2015年至2023年的时间里,公司车险业务仅在2019年和2022年实现了承保盈利。2022年,承保盈利的部分原因归结于公共卫生事件导致的出险频度降低,这一外部因素的利好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同时,自车险综合改革后华海财险车险业务规模增长也趋于停滞,这也意味着,华海财险的车险业务在正常市场环境下,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和盈利挑战。

华海财险的这一业务结构转变,无疑与其最初的市场定位形成了鲜明对比。公司成立之初,便以服务海洋经济为切入点,致力于开发与海洋相关的保险产品,旨在填补市场空白,打造自身的特色和优势。然而,随着车险业务的不断扩张,华海财险似乎逐渐将重心转移到了更为传统的车险领域,其海洋保险的特色业务在整体业务中所占比例日益缩小,甚至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这一转变背后的原因可能多种多样。首先,车险作为财产保险中的最大单一险种,其市场需求巨大,且相对标准化,易于大规模推广和销售。相比之下,海洋保险业务则更为复杂,涉及的风险评估和管理要求更高,且市场规模相对较小。在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和经营压力不断增大的背景下,华海财险可能出于对规模和利润的追求,选择了更为稳妥和容易扩张的车险业务。

然而,这种业务结构的转变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首先,过度依赖车险业务使得华海财险面临更高的市场风险。车险市场竞争激烈,价格战频发,这导致公司的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同时,随着监管政策的不断收紧,车险业务的合规成本也在不断上升。其次,放弃海洋保险这一特色业务,意味着华海财险失去了其独特的市场竞争力和品牌优势。在众多财产保险公司中,华海财险可能越来越难以突出其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困局二:信托计划和不动产债投资踩雷,理财投资亦失利

投资领域的失利,对于华海财险而言,无疑是一段痛苦的记忆。公司在过去的投资决策中不幸踩雷,不仅在当时对公司的财务状况造成了冲击,而且至今仍在对其投资收益率产生负面影响,同时资本市场的持续低迷,更令其投资雪上加霜。2023年以及2022年综合投资收益率分别为0.41%、-0.76%,尤其是在2022年,公司的综合投资收益率成为行业内少有的负数,尽管2023年公司的综合投资收益率有所回升,但收益幅度依然微弱。

进一步观察2021年和2022年的投资收益,与2020年相比几乎腰斩。此外,2022年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亏损0.58亿元,以及资产减值损失0.11亿元。其中减值损失与早年投资项目踩雷有关,信披报告显示,华海保险在资金运用方面在两个项目上遭遇了严重的信用风险,具体为长安宁-大连星海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合众-北大资源青岛商业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每个项目的投资金额均为1亿元。

长安宁-大连星海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原定于2017年3月7日至2020年3月8日,目的是为了支持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流动资金需求。而合众-北大资源青岛商业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则是从2018年2月6日至2020年2月6日,旨在为青岛北大资源广场项目的开发建设提供必要的资金,并用于偿还到期的信托贷款。

然而,两个项目的偿债主体均未能如期履行偿付义务,截止2022年底,华海保险对这两个项目累计计提了1.43亿元的减值准备。如今,距离投资期限结束已超过四年,这两笔投资几乎面临全损的风险。

这两个项目的巨大亏损不仅暴露了华海保险在资金运用方面的严重失误,而且对于注册资本金仅有12亿元的华海保险来说,这样的损失无疑是沉重的打击。这种巨额的资金损失,几乎占据了公司注册资本金的六分之一,这对于公司的财务稳定性和持续经营能力构成了严重威胁。华海财险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可能未能充分考虑到市场的不确定性和潜在的信用风险,此外,公司可能还缺乏有效的投资决策流程和项目监控机制,导致在项目出现问题时无法及时采取措施减少损失。

鉴于这些问题,华海保险必须从根本上重新审视和加强其风险管理体系。这不仅包括加强投资前的尽职调查和完善风险评估模型,还需要建立更为严格的投资决策流程,以及实施更为有效的项目监控和后续管理。同时,华海保险还应当加强对市场动态的敏感度,提高对宏观经济和行业发展趋势的研判能力,以便更好地规避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

困局三:因违规问题频繁遭受监管处罚

早在2019年,华海财险便因一系列严重的违规行为而遭到监管部门的重罚。具体而言,公司因在车险业务中存在虚列费用、聘用不具备相应资格的人员担任高管,以及违规销售名为华海康盈的投资型保险产品等行为,导致公司及其相关责任人共计被处以187万元人民币的罚款。这些行为不仅违反了行业规范,更是对保险市场秩序构成了严重威胁。

在这一系列违规事件中,时任华海财险总经理的姜南因直接负责华海康盈产品的销售工作,被银保监会认定为负有直接责任,并因其行为的严重性和对市场秩序的损害程度,被撤销了总经理的任职资格。同时,华海财险的董事长赵小鸣等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也因涉及相关违规行为而受到了警告处分。
进入2023年,华海财险在合规方面的挑战依旧严峻。该年度,公司因内部管理和合规性问题再次面临重罚,累计被监管处罚金额达到525.9万元。特别是在2023年2月,被查获存在临时负责人超期履职、内控管理及执行不到位导致出现虚假理赔案件、编制虚假财务和业务资料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山东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处以警告和80万元罚款。同时,3名相关责任人也受到了警告和总计22万元的罚款。

这一连串的监管处罚和管理层违规行为,不仅损害了华海财险的市场声誉和客户信心,也凸显了公司在治理结构和内控机制方面的重大缺陷。作为风险管理的专业机构,保险公司的合规性和内控有效性是其业务成功的基础。为了重建市场信任并实现可持续发展,华海财险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这包括加强内部审计和合规监督,提升员工对法规的理解和职业道德,优化管理流程和决策机制等。

两大转型压力:加强非车险业务、重拾海洋特色

刘子良晋升为华海财险的总经理,虽然代表了公司内部对他个人能力的认可,但这样的内部提拔并未为公司高层带来市场所期待的新血液。这种内部晋升的模式可能使得公司的战略发展继续沿着传统的轨迹前行。这家曾经以海洋特色为傲的公司,如今似乎在车险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公司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标榜的“海洋特色”。公司迫切需要重新定位市场战略,这虽是老生常谈,但对于华海财险而言,却是一条必须跨越的坎。

而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崛起和市场环境不断演变的今天,过度依赖车险的发展战略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非车险业务的管理显得力不从心,在车险市场日益饱和、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华海财险亟需加大对非车险业务的投入和支持,以实现业务的多元化和均衡发展。

同时,如何在保持业务增长的同时,重新找回其海洋保险的特色,也将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公司需要在战略规划上进行深入的思考和调整,探索一条既能保持稳定盈利又能凸显海洋保险特色的双赢之路,这需要公司在产品开发、市场定位、客户服务和风险管理等方面进行全面的优化和创新。

此外,华海财险的投资失误和监管处罚问题凸显了其资产管理能力欠缺和合规缺失。一连串的投资决策失误不仅打击了财务状况,更长期侵蚀了投资回报,留下了难以摆脱的后遗症。在前任总经理因违规被撤职的阴影下,刘子良面临的不仅是修复财务的紧迫任务,更是重建合规文化的艰巨挑战,避免再次陷入监管的严厉问责。

刘子良的年轻和教育背景为华海财险带来了新的希望,但他是否具备足够的行业经验和管理能力来引领华海财险走出当前困境,还有待时间的验证。保险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对管理者的专业素养和战略眼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机构之家将密切关注刘子良先生如何运用其专业知识和领导才能,带领华海财险应对挑战,实现业务的转型和市场的扩展。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