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硕士改行宠物殡葬师:每天面对死亡 反而获得了治愈|新职人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来源:封面新闻编者按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新职业、新工种不断涌现。“新职人”有何特别之处?他们在新业态中有着怎样的经历与感受?记者寻访新兴职业从业者,对话挑战变化的新群体。天没亮,英俊(网名)被一个电话吵醒,匆忙起床收拾,4点51分到店。客户说

来源:封面新闻

编者按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新职业、新工种不断涌现。

“新职人”有何特别之处?他们在新业态中有着怎样的经历与感受?记者寻访新兴职业从业者,对话挑战变化的新群体。

天没亮,英俊(网名)被一个电话吵醒,匆忙起床收拾,4点51分到店。

客户说,自己养的小仓鼠在凌晨猝然离世,难过又害怕。为了体面地送走它,找到了英俊。

英俊是一名宠物殡葬师。在宠物经济火热的今天,这一新职业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暴利”“灰色”,是社交媒体上不少人加在宠物殡葬师身上的标签,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些从各行各业转型而来的宠物殡葬从业者们说,他们是情绪价值和人文关怀的提供者,是一群“种星星的人”。

特殊的告别仪式

凌晨五点,英俊已开始在店里忙碌,她的服务对象,是一只刚刚过世的小仓鼠。

清洁整理完小仓鼠的遗体,英俊将它安放在告别室的小床,铺上干净的木屑,点燃小烛台,摆上照片,客户在旁抑制不住流泪。英俊轻轻掩上门,留给她们最后的独处时间。

1995年出生的英俊,创业以来已习惯类似的突发状况,常常凌晨起床或者从白天忙到半夜。

英俊(左后)在工作中。受访者供图

之所以转行从事宠物殡葬师,是因为她本身非常喜欢小动物,曾经养过加菲猫、豹猫、柴犬和泰迪犬。英俊说,之前养的加菲猫得了心脏病,从病发到离世非常突然,“当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就随便找了一家宠物火化机构”。但彼时还没有完善成熟的宠物殡葬服务,火化了也就完了。捧着猫咪的骨灰,英俊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还没来得及和它好好告别。

“如果离开的宠物会化作星星,那我们就是种星星的人。”英俊说,在宠物的生命即将结束时,宠物殡葬师可以提供专业的服务、积极的情绪价值和人文关怀,帮助他们处理“毛孩子”的身后事,并给予安慰和陪伴。

在此之前,英俊一路读到“985”硕士,毕业后在高校工作。历经“备受煎熬、不断内耗”的几年,她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2022年年底辞职后,她在大连开了一家宠物殡葬店。

与她经历类似的,还有1996年出生的英豪。他毕业于北京某“211”高校,做了两年家具设计师,但“精神状态很差,天天想辞职”。偶然的机会,他看到宠物殡葬师的报道,客户抱着一只金毛犬动情痛哭的画面,令他意识到这才是自己想干的事。2019年年底,他正式转型。

经营之初,最大的挑战是“找房子”。英豪说,因为涉及“殡葬”二字,大部分房东比较忌讳。

与此同时,英豪寻找店址还有一个硬性要求——一个充满阳光的独立院落。“我们想创造一个隐私的环境,既尊重宠物、尊重客户,也尊重邻居。”

几经辗转,英豪在北京市朝阳区东五环的一处园区内,租下了一座700平方米的小院。入口的白色小门极其隐蔽,需输密码方能入内。

小院的树上和房檐下,挂着好几串风铃,“风铃随风飘摇、叮咚作响,就好像是‘灵魂’回来了”,英豪说。

走进房间,高大挑空的设计,纯净素雅的主色调,简约的物件陈设,让人感觉仿佛来到了一座美术馆。

英豪的接待厅。摄影 见习记者戴云

英豪介绍,室内主要分为接待区、清洁间、告别室、寄存区、商品展示区等。休憩区的墙上,有两大面贴满了离世“毛孩子”的照片,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开业三年来,共计送走约五千只宠物。

告别室内的纪念册。摄影 见习记者戴云

近年来,随着宠物经济的火热和人们对宠物情感的重视,宠物殡葬服务的需求逐渐增加。《中国宠物殡葬服务行业发展深度分析与投资前景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宠物殡葬服务市场规模达14.33亿元,较2021年上涨14.45%,预计2023年将达18.25亿元左右。

完成一场“生命教育”

随着综合水平提高,人们逐步重视起宠物生命的尊严和价值,宠物殡葬服务也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和选择。

去年九月,英俊接待了一只13岁的白色小狗,名叫“bobo”,主人是英国人。小主人是个有些腼腆的小男孩,他低声问,为什么“bobo”躺在那儿?英俊蹲下身回答,它有些累了,所以回到自己的星球去了。

小犬“bobo”的葬礼。受访者供图

小男孩又问,那它是死了吗?我再也见不到它了吗?英俊想了想,婉转地说,“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它会活在你的记忆里,这些记忆就是‘bobo’带给你的礼物,只要你还记得它,爱就会让你们永远活在对方心里。”

小男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踮脚趴在狗狗身边,小声说了句,“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这是英俊至今难忘的一个场景,她借用电影《寻梦环游记》里的一句台词,“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在小男孩心中撒下了一颗关于生命教育的种子。

作为一名宠物殡葬师,每天面对死亡,是否会感到害怕、难过甚至抑郁?

“死亡不是禁忌与恐惧,因为这也是生命的一部分”,英俊说,小动物都是带着使命来的,教会我们何为生与死,何为敬意与同情。在这里,爱没有结束,而是重新开始。

英豪坦言,自己在这里见证过很多亲密关系,只是物理形态的终结,精神层面并没有终结。“就我而言,不仅不会被吸进情感黑洞,变得不堪重负,反而会从工作里不断汲取能量、治愈自己。”

英豪认为,这与他幼年的经历相关。小时候,他参加亲人葬礼,觉得殡仪馆冷冰冰的,对于死亡只觉得恐惧而悲伤。多年后回过头看,发现“死亡教育”的第一课实在过于糟糕。

他最开始关注到宠物殡葬行业时,发现当时的设计“丑陋无比”——告别室里布置得花枝招展,五颜六色的假花在周边堆叠。“我没法想象以后我的猫走了,要带它在这样的环境里告别。”于是,英豪按自己想法设计店铺,装修风格追求简单、治愈。

英豪设计的告别室。摄影 见习记者戴云

“阳光是很重要的,多晒晒太阳,人和大自然就有了连接”,英豪特意在朝南的地方设计了大落地窗。“感受温暖,是对丧宠客户的一种治愈。”

真有那么赚钱吗

“月薪过万”“超级吃香”“女生必考证书”……如今,宠物殡葬之风在社交媒体愈吹愈盛。这个职业真和传说中一样——“投入少、赚钱多、回本快”吗?

英豪说,“24小时待命”“全年无休”“工作不规律”,是宠物殡葬师的共同特征。有时白天没人来,但晚上七八点到后半夜一直来客户,也有可能连着好几天没有一个客户,“就是挺看天吃饭的”,英豪说,忙的时候饭都吃不上,闲的时候跟养老似的。

他算了笔账,目前平均每天三单左右,一个月近百单,扣除杂七杂八,员工到手也就七八千,并没有外界想得那么“暴利”。

“至于价格,丰俭由人”,英豪说,根据价目表,善后服务根据宠物体重有所不同,比如5斤以内付费600元,此外还可以选择车接、鲜花礼遇、购买纪念品等增值服务。“来我们这里,花600元和花6000元得到的待遇是一样的,只是拎回去东西多少的区别”,他说。

“价格虚高”“流程不透明”“灰色产业”,是不少人对宠物殡葬行业的印象。长期以来,这一行业因主管部门不明确,游走在“灰色地带”。

遭受质疑,也是宠物殡葬师们都经历过以及正在经历的困境。

英豪创业初期曾瞒着父亲,因为父亲觉得干这行很“低端”,和大学专业完全不对口。直到他两年后干出点名堂,父亲才渐渐转变态度,甚至引以为傲。

英豪觉得,父亲其实代表了大部分人的心态。因为不了解,所以对整体行业的信任度相对更低,甚至产生更深的误会,“而了解或接受过我们服务的,基本都十分认可、满意”。

英豪的清洁间。摄影 见习记者戴云

未来在哪里

去年年初,英豪尝试做学员培训业务,目前已培训了十余组约三十位学员。“学员数量很少,是因为我们双向选择”,英豪解释,做培训的目标是鉴于当下行业风气的“腐化”,希望通过择优培养优质店铺,带动行业竞争,从而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什么人适合这一行?英豪认为,想赚快钱的人不适合,想赚长远钱的人适合;养宠物的人适合,不养宠物的人一定不适合。

他认为,像整理遗体、操控设备等技术是很好学的,而宠物殡葬师最核心的能力是和人打交道,接纳并处置不同客户的情绪。“一位优秀的宠物殡葬师,要像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的主角大堂经理一样,见机行事。不同的是,他要去处理人的悲伤。”

记者注意到,目前国内法律规定不得随意丢弃动物遗体,尚未具体落实到罚款执行。相对来说,国外宠物殡葬行业已形成较为成熟的产业链。

“希望打造一个有温度的、值得信赖的创新型宠物殡葬品牌。”面对未来,英俊计划扩大业务范围,包括提供宠物殡葬咨询、纪念品定制等服务,同时创新服务模式和营销策略,满足更多“宠物家长”的需求。

“真正冷静下来之后,觉得自己还是挺无能的”,英豪发现,所有客户踏出门后就此“断联”,然而他们治愈自己的道路才刚刚开始。

客户的心理疗愈,是他接下来想做的事。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戴云 记者 代睿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