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立志要继承国有大行财产!银三代的传承:到底谁拥有国企?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我长大以后想当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行长,继承我的爸爸。因为我的爷爷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行长,我的妈妈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副行长,所以我想继承我们的家产。” 一则“我长大要当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行长”的视频引发热议。农发行工作人员回应男孩称“长大后

“我长大以后想当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行长,继承我的爸爸。因为我的爷爷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行长,我的妈妈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副行长,所以我想继承我们的家产。” 一则“我长大要当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行长”的视频引发热议。

农发行工作人员回应男孩称“长大后想当行长”:部分属实,系某支行的儿子;孩子的妈妈仅是普通干部;爷爷退休近20年了,且退休前只是支行普通员工。

网友的评论很多还是表示怀疑,但又没办法证实怀疑,只能选择相信农发行的回应!不过,就算爷爷是普通员工,妈妈是科级干部,但都在一个系统里上班,这也难免让人不理解吧?况且,他还是支行儿子!

怪不得孩子说要“继承父亲的家产”。从爷爷开始就在里面上班,爸爸妈妈都在银行里面上班,难免让孩子误会认为该行就是“咱们家的祖业”

你以为国企的财产是大家共同所有的,但是有人认为国企的财产是自己家所有的。视频引起了大范围的传播,因为小学生无意间讲到了两个深刻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好的工作就像血缘,保留在基因里,通过母婴、代际传播。

好工作为啥这么难找?在当前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失业潮的恐惧弥漫在各个行业。教培、传统制造、线下实体零售店、传统媒体、互联网大厂,乃至芯片等高端行业,没有哪个行业的人有安全感。

普通老百姓想的是,怎么样保住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不至于房贷断供,一家老小露宿街头。

企业想得也简单,就是降低成本。在这种畸形的供需关系下,甚至出现了“共享员工”这种奇葩职业。

一个打工人,等级制度也这么分明:正式员工——派遣员工——共享员工。这个趋势还会加剧。

近年来,大家的感受是,学历贬值太厉害,大学生一毕业,无缝对接美团外卖,少走几十年弯路。

2024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1179万人,同比增加21万人,在2023届毕业生1158万人的基础上再创新高。对应未来几年出生数据,2016年和2017年才是生育率的高峰,比前几年还多200万人。

也就是说,未来15年,年轻人就业压力会一直加大,而不是下降。

另一个现实是,稳定、多金、发展好的工作职位,比如烟草、电力、石油、政策性银行等等,普通人想进又进不去。小孩子,只不过讲出了这个事实而已。

第二个问题:到底是大家拥有国企,还是个别人拥有国企。

按道理说,国企是大家共同所有的。就像某专家说的,每个中国人都很富有。

因为你拥有祖国大好河山的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峰、每一块草原,甚至每一个矿山等等。但大家感受不到,因为去任何一个景区都得交门票,矿产资源更是想都别想。

其实,国企确实每年都在给财政上缴利润。当前,纳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管理范围的非金融央企,税后利润上缴比例从免缴到25%分为五档。以中国电信为例,2021年上市公司主体归母净利润为259.52亿元,现金分红131.97亿元,最终有16.7亿元利润通过集团公司上缴财政。这些国企上缴的利润,在财政账本上体现为“非税收入”。当然,非税收入还包括一些行政罚款等等,但是主要还是国企上缴的利润,其占比高达80%。比如,2022年,非税收入37089亿元,比上年增长24.4%,极大地补充了财政资金。

国企踏踏实实干,把公司经营好,多上交一些利润,这对老百姓确实是好事。

大家都知道,养老金缺口很大,到底该怎么办?一个重要解决途径就是:国有资产来补充。

之前有人测算过,当下所有的国有净资产卖掉,刚好能填补养老金缺口。

问题是什么呢?国企上缴的是“利润”,不是“收入”,很多国企都把自己搞亏损。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想不通,这么好的生意,又是垄断,你就是啥都不干,也不可能把公司干亏损啊。如果国企搞亏损了,那么就没法上交利润了。

更重要的是,这样搞的问题是,国有净资产会一直下降,本来10万亿的净资产,过几年可能降低至8万亿。

更严重的是,国有净资产降低了,养老金缺口可就弥补不上了。

小学生说要继承他们家的祖产,当然不准确。

净资产和利润都没法继承,能继承的只有“成本”。国企的“成本”,就成了某些人的获利来源,大抵就是某些人的家产。

国企的“成本”,也应该是大家共同所有啊。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