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儿子过来就说,一百块钱是小事儿,但是你们银行太不让人放心了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我是某银行的现金柜员,有一天上午一个老人来取钱的时候发现他的银行卡里上个月支出了100块钱,但他毫无印象并且坚持他没有支出这笔钱。他认为他被盗刷了,言语激烈的说我们银行不安全,并开始在大厅里吵架喧哗,然后他叫来了他的儿子,据说是某个行政单位

我是某银行的现金柜员,有一天上午一个老人来取钱的时候发现他的银行卡里上个月支出了100块钱,但他毫无印象并且坚持他没有支出这笔钱。

他认为他被盗刷了,言语激烈的说我们银行不安全,并开始在大厅里吵架喧哗,然后他叫来了他的儿子,据说是某个行政单位的小官。

他儿子过来就说,一百块钱是小事儿,但是你们银行太不让人放心了,我爸爸所有的积蓄都放在你们银行,你们现在连钱是怎么不见的都不知道,你叫我们还怎么相信你们?

其实我心底早就有了个底,不出意外的话,绝对是他自己用了然后忘记了。

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查出来让他们心服口服。

我看了下他的流水,这100元钱显示的是POS机支出。

一般有三种情况会这样显示

一、网上消费

二、商家POS机

三、乡镇助农取款点

于是我问他,您有没有在网上交过电话费或电费?您有没有在超市买东西刷过卡?您有没有在除了银行以外的地方取过钱?比如您家附近的地方。

他儿子说,我爸爸这么大年纪了(老人62岁),怎么可能会上网?我们家很偏(距离市区半个小时车程的A村),旁边没有可以刷卡的超市或可以取钱的地方,他不可能坐车专门来街上买东西。

我们停止了对话,我开始分析这100块钱的所有可能情况

一,他自己用了但忘记了。

二,他的家人或亲戚用了没有告诉他。

三,真的被盗刷了。

对于第一点,如同第一次对话那样他坚决否认。

对于第二点,他直接告诉我他老婆去世了,他一个人生活,没有任何亲戚可以拿到他的卡,也没有他人知道他的密码。

那么就还剩第三点,也是我最不愿意相信的一点,银行卡被盗刷了。

但是盗刷也有两种情况

一、卡的磁条被复制

二,通过手机号码和验证码绑定他人的账号

第一种情况可以说我们市从来没有发生过,再加上他只损失了100块,完全得不偿失。而且他没有接触到任何不法分子的犯罪工具,甚至都没有在柜员机上取过钱。

那么第二种情况呢?为了验证,我查了他的银行预留号码(绑定网上消费账号时发验证码),发现他的银行卡没有留预留号码,就是说他不可能在网上使用这张卡。

……再次进入了死局。

这时老人非常生气的说要销卡,并声称是我们银行把他的钱弄不见了。

他儿子也附和着,如果提供不了安全的服务就不要开银行,我们要把卡销掉到××银行去开。

我那时真想怼一句,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的客户的银行卡都没有出现安全问题,怎么就偏偏弄丢了你们的一百块钱呢?

可惜人怂没怼出来,但我知道,这时候他们越瞧不起我们,等真相出来,他们越不好意思。

所以我找同事帮我进入后台报表中心。

每天那么多笔消费记录,我对着电脑一笔一笔终于查到了他们这一笔。

后台显示这是在农行的pos机上刷的,pos机的用户名是李×菊。

这里要说明一下,pos机的名字一般是个体工商户或企业的名字,但如果是没字号(没名字)的个体工商户,pos机就会是老板的名字。

我问那位老人,您认识李×菊吗?

他说不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我竟然无言以对。

而且由于农行pos机在我们后台系统不显示地址和明细,所以我无法判定这个李×菊到底是不是我们那里的人。

我有些烦了,想着到底是放弃查账直接认怂的给他销户还是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继续查,我烦闷的拉着网页上下翻。

就在这时,我竟然又看到了李×菊的名字,是另一个人(称为甲吧)消费了一百块,时间间隔不过五天,我继续往下翻,上个星期还有一个人(称为乙吧)也在那里消费了。

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给甲打电话。

电话打通后我直接说:我是某某银行的员工,我们这里有个客户上个月用了一百块钱,忘记在哪里用了,您能不能告诉我您上个月在哪里刷了卡?

其实我这样是不对的,利用职务之便探听别人隐私,但我太想查清楚了,同时我也知道就算甲不告诉我也是正常的。

甲也是个老人,他质朴到不假思索就告诉我了,他说他经常在他们村(称为B村)的金山超市刷卡买东西。

电话放下后,我问柜台前的老人,你有没有去过B村?有没有去过B村的金山超市?

老人认真想了想,他最近确实没去过,他住的A村离B村很远,虽然有远方亲戚在那边,但除了过年一般不来往。

其实这时候我只要确定银行卡并不是被人盗刷的就行了,我大可以让他们自己去找那家超市,自己去查明细。

但我想已经查到了这一步为什么不查到让他们心服口服呢?

于是我给金山超市打了电话,因为但凡取钱或消费势必有底单,但是金山超市告诉我底单太多,他们已经丢了。

我就在要泄气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问金山超市的人,你们的pos机的名字是不是李×菊?

金山超市告诉我,不是,而且他们也不认识这个人。

思路竟然错了,甲在金山超市刷过卡,并不能证明金山超市就是李×菊。

幸好,没让老人自己去找金山超市。

我在无奈之下,又给乙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我重复了上面对甲说的话,但这次就没这么好运了,乙怀疑我的身份和动机,不愿意告诉我。

我怎么解释他都不相信。

最后我问了他一个问题,那您是不是买东西消费的?

他说:不是。

不是?

可除了买东西还能有什么?

我挂了电话后查了乙的资料,同样是老人、也住在市区周围的村里。

那么这三个人的共同点就是

一,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二,农业户口

三,刷出来的都是100块钱

四,我们银行的卡刷的农业银行的pos机

一般来说,这几个老人手里除了我们的银行卡以外,也会有一张农业银行的卡(发农村养老保险),那为什么会刷我们的卡而不刷农行的卡?

因为跨行刷pos机商家会产生手续费,一般会让那些老人选同行的卡(老人好说话)。

那么可以猜测李×菊这个pos是不会产生手续费的。

没有手续费的只有公益行业(医院学校),或者社会福利机构(财政类机构)。

医院学校不可能,老人近期都没去过。

那么有什么会让六十岁以上农业户口的老人花100块钱呢?

还真的有一个,新型农村合作医疗。

六十岁以上交100,六十岁以下交120。

这个钱是农行和财政下设机构进行收取的,我知道但是不太熟悉没能一开始就反应过来。

所以最后我笑着问老人,您上个月是不是在财政交了新农合?

老人愣了愣,马上一拍大腿,他说是的,我确实交了新农合。

他又说,麻烦你了小姑娘,我再也不怀疑你们银行了,我一直对你们很放心,唉…我这记忆力也不行了。

他儿子说,谢谢你,帮我们查了这么长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我没有怼他,也没有说早说是你自己忘记了。

我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句,不用谢。

还有个后续…那对父子走后的十分钟,那个乙老人打电话来了,他说:我仔细想了想,你应该不是骗子。

“那是我上个星期在财政交新农合时刷的卡,那个帮我刷卡的人叫李×菊,她以前是我们村里的人。”

我笑了笑,“谢谢,我知道了。”

我早就知道了,但还是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也谢谢你愿意告诉我。

end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