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亿现金卖掉中国创新药企,老股东爆赚N倍|焦点分析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文|胡香赟编辑|海若镜清明“小长假”到来之前,中国Biotech被并购的故事又一次刷爆医药人的朋友圈。4月3日下午,抗体偶联药物(ADC)企业普方生物宣布,公司将被丹麦生物技术公司健玛保(Genmab)以总价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亿元

文|胡香赟

编辑|海若镜

清明“小长假”到来之前,中国Biotech被并购的故事又一次刷爆医药人的朋友圈。

4月3日下午,抗体偶联药物(ADC)企业普方生物宣布,公司将被丹麦生物技术公司健玛保(Genmab)以总价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亿元)现金的形式收购。交易预计于今年上半年完成,届时,Genmab将拿下普方生物的三款临床新药和ADC技术平台的权利。

“价格很好,他去IPO也拿不到这么多钱,”国内一家ADC企业创始人评价称:“这是目前对外披露的第一家被收购的ADC公司,一方面透露出国外企业拿ADC管线或平台技术的热切需求;另一方面,再次向国内投资人验证了收购退出的可行性,希望大家出手时不再有那么多顾虑。”

从收购案双方背景来看,普方生物的三位科学家创始人均出自ADC技术先驱企业Seagen,参与过多款ADC药物从候选到商业化的完整环节;而Genmab堪称欧洲创新药对外授权的“鼻祖”之一。

如今,两家诸多“光环”夹持的企业凑在一起,将会在ADC赛道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强强联合”的并购,打造大爆款是潜台词

4月3日晚,Genmab召开投资者会议表示,收购普方生物“符合公司的长期增长目标”,无论是从产品,还是技术平台、疾病领域的角度讲,都能够与自有的中晚期临床管线形成互补。

从Genmab的发家史来看,对外授权在很大程度上支撑起公司如今的业绩。2023年,公司收入164.74亿丹麦克朗(约172亿元),同比增长14%,账面现金42亿美元(约300亿元)。旗下8款抗体疗法中,6款都被“卖”出去了,如今外界耳熟能详的多个大单品,如强生的多发性骨髓瘤药物达雷妥尤单抗、诺华的多发性硬化症产品奥法妥木单抗,都出自Genmab的手笔。

曾经市场行情不好时,卖管线是无奈之举,如今做大做强了,还是需要一款重磅药来撑起门面。

而从产品属性上来讲,目前,Genmab的靶向TF ADC药物tisotumab vedotin-TFTV已在美国获批治疗宫颈癌成人患者,加之ADC赛道的火热有目共睹,继续在拥有金字招牌的领域寻找标的自然是一个不错的“买买买”方向。

那么,普方生物是如何进入Genmab视野的?

首先,从产品角度,普方生物的核心管线,FRα靶点ADC药物rinatabart sesutecan(Rina-S,PRO1184)能够在适应症上与Genmab在妇科肿瘤领域形成互补。Rina-S目前处在治疗卵巢癌和其他FRα表达实体瘤的I/II期临床试验阶段,预计于2027年首次被批准上市。已披露数据显示,Rina-S对卵巢癌和子宫内膜癌患者的ORR为38%,在FRα表达>1%的卵巢癌和子宫内膜癌患者中ORR达到67%。

今年3月,艾伯维的Elahere其实已经成为首个获美国FDA批准上市的FRα靶点ADC药物,用于治疗FRα阳性、铂类耐药的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

尽管如此,“市场的未满足需求仍然较大”。因为Elahere只对高表达FRα患者有效,这部分群体在卵巢癌患者总数中不到40%。相较之下,“从早期样本量来看,Rina-S在FRα低表达病人中也能应答,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说明Rina-S靶点的成药性有保证的同时,潜在市场更大。其次,Rina-S以exatecan为载荷,这类ADC在临床上比较安全,目前为止没有看到非常意外的毒性,特别是还没观察到过间质性肺病,非常“正面积极”。

“有效性和安全性都有保证,相对来讲是一个不错的管线。不过,早期临床数据样本有限,我们也要密切关注Rina-S到大样本量时,这样的积极观察是否能重现。”前述ADC企业创始人评价。

图源:普方生物官网

按照并购协议,Genmab还将获得普方生物旗下另两款进入临床的ADC,分别是CD70靶点的PRO1160和PTK7靶点的PRO1107。“都不太‘卷’,是不是一个好靶点需要深入探讨,因为目前还没有对外披露数据。”

此外,技术平台也是这次并购的一大看点。Genmab拥有DuoBody、HexaBody、DuoHexaBody和HexElect这4大抗体平台,优势在抗体;而Seagen背景出身的普方生物团队,现有的技术平台则侧重于在连接子、载荷做优化。

“Genmab过去做了很多抗体片段和生物特异性方面的技术积累,利用普方生物的技术平台和自己的研究结果做一些新颖的ADC,可能也是它背后的动机。”前述ADC企业创始人分析。

2月前披露新融资,投资方“或知晓M&A可能性”

2024年以来,除普方生物,国内已披露的被外企收购的Biotech还有3家。收购和被收购方分别为阿斯利康和亘喜生物、诺华和信瑞诺、Nuvation Bio和葆元医药。在披露金额的交易中,普方生物以18亿美元现金的高价居于头位。

据汉坤律师事务所顾泱律师介绍,现金收购其实“是一种较为常见的并购方式”,因为相比发行股票收购而言更有效率。在实际交易中,也可能会约定分期付款或资金监管安排,并辅以相应的交割先决条件来保障相关方的权益。

而这一点之所以引起行业关注,是因为普方生物在2月中旬刚刚披露完成1.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亿元)的B轮融资。参与投资的机构包括Ally Bridge Group、RA Capital Management、OrbiMed、Surveyor Capita等,老股东礼来亚洲基金(LAV)、洲嶺资本(LYFE Capital)也有参与。

融资和并购事件在对外披露时可能存在滞后性,但考虑到两者都需要长周期操作,有创新药企业人士对36氪提到,这些美元基金们在和普方生物谈的时候,或许是已经知道了“公司是有M&A的很大可能性才进去的”。

前述创始人也赞同这个观点,“从我们企业的角度,这是符合逻辑的”:“对创始人来说,如果知道能卖18亿美元,没有必要再去稀释股份融资,所以存在资本助推促成融资的可能性。”

顾泱律师对36氪表示,从现有的信息中,外界很难推断出投资机构是否事先知晓收购计划。但买方作为美国上市公司受到美国证券法的监管,需要遵守美国证券法对于内部消息相当严格的保密要求;在实操中,普方生物和Genmab可能会签署相关保密协议。即使投资人可能事先知晓公司的并购意愿,投资人仍然可能需要承担并购不成功的商业风险。

至少从结果来看,所有人皆大欢喜。据医药行业媒体“E药经理人”观点,相对于B轮融资的估值,收购让普方生物的B轮股东“纯赚400%”。

正处在寻找融资的路上,前述创始人用“振奋”来形容这次并购。在二级市场退出通道受阻的情况下,普方生物成功以M&A让投资人退出给行业“一个很好的示范”:在并购问题上,每一方都有自己的想法,虽然多数是在寻找协同的机会,但很难总结出规律。普方生物的案例至少证明一点,就是当一个被验证的靶点、积极的临床数据,具备先进性的技术平台这几项条件组合起来之后,哪怕是在如今的“寒冬”之下,也能够获得相对优秀的估值。

“希望给我们这个领域的投资人一点鼓舞。”该创始人笑称。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