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风暴中的小区:居民被风掀翻,从卧室爬向客厅“楼在摇晃像地震”|封面深镜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来源:封面新闻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南昌报道3月31日凌晨,南昌市南部的南昌县受强对流天气灾害影响,造成4人死亡10余人受伤。其中,清水湾小区3号楼11层、20层的3名居民被大风卷下楼栋死亡。专家分析,此次强对流天气出现了12级以上瞬时大风,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南昌报道

3月31日凌晨,南昌市南部的南昌县受强对流天气灾害影响,造成4人死亡10余人受伤。其中,清水湾小区3号楼11层、20层的3名居民被大风卷下楼栋死亡。专家分析,此次强对流天气出现了12级以上瞬时大风,事故或许是受下击暴流和狭管效应叠加影响造成。

4月2日、3日,封面新闻记者在清水湾小区及周边探访发现,3号楼西北角位置的高楼层住户中,至少7户家庭受到大风破坏,小区内十几株樟树出现倒伏、折断,3公里外的生米大桥十几根路灯被吹倒。

有的业主被大风惊醒后,瞬间被掀翻在客厅,沙发、窗子腾空砸在身上;有的业主从卧室起身时,卧室门锁被大风冲毁,阳台的玻璃碎在客厅里,阳台对面一侧的窗子消失无踪,“风太大,站不起来,我是爬着往客厅去检查阳台。感觉楼栋在晃,像地震一样。”

业主起身瞬间被大风掀翻遭沙发砸头

祖孙两人从卧室卷出楼栋死亡

4月2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前往清水湾小区途中,原本同意接受采访的遇难者家属婉拒了采访。3号楼单元门口,六七名社区、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劝阻着一切试图上楼的无关人员。他们说,楼栋还存在安全隐患。

记者进入楼栋发现,多处楼道里堆放着拆卸下来的晾衣架和窗框。

李云丽家里,南面阳台和北面小房的窗户都成了空落落的风洞,大风时不时从阳台灌进来又从小房倾泄出去,她不停招呼着5岁的孙女“别往阳台走”。“我和孙女睡在北面的次卧,儿子媳妇在南面的主卧。大风呜呜怪叫,窗户哐哐响,我一下惊醒,起来扭开卧室门准备出来看,门一下就撞我身上了,顶不住,一下摔倒了。”

李云丽说,她听到对面儿子卧室砰的一声。“风太大,我是爬着出来的,看到儿子卧室门被风撞开了,锁芯掉在地上。我想爬到客厅,就看见阳台窗子甩在客厅碎了一地。楼在晃动,跟地震了一样。风暴平息之后,发现北面小房间的整扇窗子不见了,冲到外边去了。”

事发后居民家客厅情况(受访者供图)

4日上午,王云的后脑还肿着包,那是窗户被攻破的瞬间被沙发砸的。“我睡在沙发上,窗户开了半边。被雨水惊醒,准备去把窗户关上,发现推不动。我爱人冲过来帮忙,也关不上。外边电闪雷鸣,我们往后躲,钢化玻璃一下就爆了,只剩下窗框。雨水夹杂着杂物,像洪水一样往里冲,纱窗甩飞到墙上,沙发翻腾着砸在我头上。”

在11层和20层,两家遇难者的门口,安排了保安和街道办工作人员24小时值守。客厅摆放着遇难者的遗像,和大把燃烧殆尽的香火,被掀翻的家具还未整理,一盏吊灯拖拉着电线,被从阳台上雨布缝隙钻进来的风吹得摇晃。

11层的万先生介绍,他和爱人分别睡在不同房间,他被大风惊醒后呼唤妻子无人应答,顶着风进入妻子房间,在床上没摸到妻子,风暴平息后,在楼下发现妻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20楼的徐先生,在风暴中同时失去了母亲和儿子。当晚,64岁的奶奶带着11岁的孙子睡在靠窗的次卧,他被巨大的异响惊醒,顾不上客厅的狼藉查看家人时,发现次卧的门和窗子已经不见,原本应该在床上的老人和孩子,连同席梦思床垫也都不见了,只剩下木制床架。

事故楼栋至少7层楼受损

阳台窗户安装时未打螺钉

封面新闻记者探访发现,清水湾小区内部分为多个小板块,多为6层左右的低层建筑。小区的东北角依次竖着3栋21层高楼,1、2号楼相互平行,3号楼楼体略微向北偏,楼体正面朝向西南,与2号楼略微呈八字型。

清水湾高层楼的位置(网络截图)

这三栋建筑的北侧和东侧,是空旷的池塘、湿地和河流。此次房屋受损集中在3号楼西南角住户的南侧阳台和西侧卧室。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3号楼南侧有5层住户的阳台临时用不锈钢管加装了网格框架,内侧铺挂着红蓝网格雨布防风挡雨。另有两层住户的阳台,远处观察未看到飘窗破损。

受损的3号楼(石伟摄影)

有两层住户的阳台尚未安装防护,业主告诉记者,他们已向物业反映,也自行联系楼门窗师傅,“师傅说要往后排,来不了。我们想自己装,站在阳台被风吹得乱晃,不敢冒险。”

探访过程中记者发现,一些业主家阳台或卧室的窗框尚存,这些窗框都是用泡沫胶固定,并未打螺钉;一些卧室破损的窗户上,显示安装的是中空双层普通玻璃,而不是防爆玻璃。

4月3日,一户居民家阳台窗户依旧空着(石伟摄影)

业主告诉记者,2015年交房的时候,阳台只有半截铁框架栏杆,框架之间装有玻璃,玻璃之间留有缝隙,无法防风挡雨。“开发商和物业都没有统一组织按哪个标准封阳台,都是业主自己请门窗师傅弄的。”

记者看到,其中一户业主是在原有阳台栏杆内侧自行安装的落地窗,受这场暴风影响,开发商安装的玻璃也出现了铁钉脱落、玻璃裂纹情况。

4月2日,清水湾小区清理倒伏、折断的树木(石伟摄影)

记者在小区看到,矮层建筑区有大量的樟树被折断树枝,还有一些碗口粗的树出现倒伏。工人们操控着油锯清理,截断的木头装满了一辆卡车。

清水湾小区西侧3公里处,连接南昌市区与南昌县的生米大桥上,十几根路灯被风吹倒。小区北侧4公里处的象湖公园里,一处石桥两侧栏杆全部倒塌,几棵成人腰粗的柳树倒伏、枝干折断。

大桥上吹倒的路灯(来源网络)

事故或受下击暴流与狭管效应叠加影响

总体伤亡损失统计暂无结果

中央气象台通报称,3月31日凌晨,江西南昌极端强对流天气期间监测到闪电2783次,南昌13个气象观测站风力突破历史记录,最大风速出现在南昌县塘南红星,为35.3米/秒,风力达到12级。

气象博主“中国气象爱好者”认为,清水湾事故有下击暴流与狭管效应的叠加影响。所谓下击暴流,指的是积雨云中强下沉气流裹挟大量雨水猛烈砸向地面,气流从高空向地面狂泻。下击暴流威力巨大且无法精准预报,破坏了往往超过台风。狭管效应则是指,空气或者水流从宽阔的地方突然流通到一个狭窄区域,流速会突然加快。

他说,清水湾受灾小区四周空旷,有几栋高层建筑,相互距离比较近,相互之间形成狭窄通风道,当强烈下击暴流扫过,在狭管效应作用下,高楼之间的风力更加增大。如果居民开了窗,尤其开了一面窗户,狂风会闯入室内将家具甚至住户吸走。“遇到类似情况,应到封闭的卫生间躲避,切勿到窗前、阳台查看情况。”

南昌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孟明华证实了“下击暴流”的说法。他介绍,31日凌晨3时至4时,一条狭窄强对流天气带在南昌自西向东快速移动,这个过程中局地可能会伴有下击暴流。

华东交通大学教授胡伟成长期从事结构风工程研究,4月2日曾前往小区调研。他也认为狭管效应在清水湾小区产生了影响。“除此之外,3号楼略微倾斜出来的角度,可能刚好增加了强对流的受风面,西北角更是首当其冲,所以那里的窗户在高压力下冲进客厅,背面的窗户在吸力作用下飞出窗外。”

4月2日,封面新闻记者在南昌县采访时,再次出现多轮暴雨大风雷击天气。当天傍晚,清水湾小区西侧9公里处的生米街道,一栋房屋受天气影响坍塌,造成11人受伤送医。

4月3日,封面新闻记者先后联系清水湾小区所在的街道办以及县、市应急管理局,了解此轮强对流天气造成的人员伤亡、建筑物破坏情况。

南昌县八月湖街道办工作人员称,“领导都在忙着,有信息会通报县里。”南昌县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情况还在统计,一切以县政府通报信息为准。

(应受访者要求,王云 李云丽为化名)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