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不住”了?多家银行宣布:调整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此前农商银行为了拓展聚合收款业务,通过补贴商户手续费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如今这一补贴力度正在走弱。《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年内已有多家农商银行调整了聚合码收单手续费费率,不再对商户进行无差别的补贴。据悉,农商银行补贴收单手续费的动机在于

此前农商银行为了拓展聚合收款业务,通过补贴商户手续费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如今这一补贴力度正在走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年内已有多家农商银行调整了聚合码收单手续费费率,不再对商户进行无差别的补贴。

据悉,农商银行补贴收单手续费的动机在于,这种方式可以帮助银行获取大量的商户存款。此轮收单费率调整动作,其实也意在吸引商户产生更多的“资金沉淀”。

多家农商行调整聚合收单手续费费率

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2024年以来,已有不少于20家农村商业银行对聚合支付收款码手续费费率进行了调整。

例如,塔城农商银行针对条码支付新注册商户,自2024年4月1日起,前3个月执行“0.08%”优惠费率,3个月后结合商户季度日均存款贡献度按季进行动态手续费费率调整,达到有效商户标准的,执行优惠费率;针对存量商户,该行根据商户季度日均存款贡献度按季进行手续费调整,达到有效商户标准的,执行优惠费率。

具体来看,该行对季度日均存款在3万元(含)以上的商户,免收手续费;季度日均存款在2万元(含)~3万元(不含)之间的商户,执行0.1%的收费标准。此外,对该行贡献大的特定商户,采取一户一策,可申请减免交易手续费。

塔城农商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每经记者,此前塔城农商银行对条码支付商户采取的是无差别补贴措施,统一不收手续费。此次调整主要是为了“精细化管理”,对部分存款贡献度较弱的商户少补贴或不再补贴。

更在之前,湖北公安农商银行也公告称,该行收银宝(收款码)从2024年1月15日起按“一户一策”的原则执行专属交易费率。

湖北公安农商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每经记者,该行之前对收银宝商户也是免手续费的,此次调整后,按阶梯规则为不同商户设置了免费额度,超出免费额度之外的部分正常收取手续费。

高唐农商银行3月16日面向聚合支付/综合收单商户发布公告称,自2024年4月1日起,该行将对商户交易费率进行调整。调整依据为2024年第一季度商户活期存款日均余额及第一季度累计收款交易金额。

具体来看,一季度活期存款日均余额、交易金额越高的商户,二季度可享受更高的免费收款额度,超额度部分按照2‰的费率收取手续费。

高唐农商银行微信公众号

高唐农商银行工作人员同样对记者表示:“以前是免费的,现在收费了。”

有“资金沉淀”的商户仍能享受补贴

据每经记者从多处了解,按照行业惯例,收单过程中的交易手续费一般由商户承担,先由收单机构向商户收取,再进一步向发卡行、清算组织等分润。此前很多中小银行为了拓展聚合收款业务,通过补贴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替商户承担了这笔手续费。目前,从各家农商银行的动作来看,这一补贴力度正在走弱。

前述塔城农商银行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从2019年左右垫付到了现在,当时主要是出于开拓业务和拓展商户数量考虑。但随着商户数量逐年增多,交易额上去之后,对应的手续费还是很多的。”

“我们银行一个月的扫码交易额大概有2亿元到3亿元,再乘手续费费率,一般在0.2%到0.38%不等,差不多一个月就得50万到60万左右,一年下来都得600万左右。”他向记者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如果继续全额补贴的话,该行需要承担的大致金额。

那么,为什么前期银行愿意花钱补贴商户手续费,而现在又要对其进行调整呢?多名受访的银行工作人员都指向了同一个答案——存款。

塔城农商银行工作人员称,如果商户使用他们提供的聚合收款码产品,商户的收款账户也会选择在同一家银行开立,这有利于银行吸收更多的存款。他继续补充:“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商户有了一定的区分度。有的商户存款贡献度大,那我们就给他继续补贴;但有的商户存款贡献度特别小,只是将我们作为资金划转的通道,钱进了就出去,资金沉淀不下来,那我们就不再补贴或少补贴。”

前述湖北公安农商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每经记者,有的商户只是借用了银行这个收款通道,没有资金沉淀,对于银行而言就完全没有利润可言。

前述高唐农商银行工作人员也表示:“现在虽然收费了,但力度不是多大。如果有(一定的)日均存款余额的话,也是不收费。如果你经常用,但卡里没有钱,这种是收费的。目的就是让你把卡里存上钱。”

重庆农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的毛中华曾在署名文章中道明了背后的逻辑:通过拓展聚合支付收单业务,银行可以获取大量的生产经营类商户,商户每日的收款资金通过收单业务归集到对应的银行结算账户中,商户往往不会立即将其转出或选择定期存款、理财产品,而是直接以活期存款方式将资金沉淀在银行账户中作为经营周转的备用金,这就有利于银行稳定存款规模、优化负债结构、降低存款资金的付息成本。

记者|宋钦章编辑|何小桃 廖丹 盖源源

校对|刘思琦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