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储银行行长刘建军代履董事长已近2年,新掌门仍未有着落

  • A+
所属分类:国内
摘要

作者:王莉出品:全球财说又到年报披露季,2023年邮储银行业绩发布会仍是行长刘建军领衔,在年报上其依然代理着董事长一职。再有不到1个月时间,刘建军代理董事长一职将满2年,已然严重超期,而去年4月各大媒体关于辞任工行副行长、履新中国邮政集团总

作者:王莉

出品:全球财说

又到年报披露季,2023年邮储银行业绩发布会仍是行长刘建军领衔,在年报上其依然代理着董事长一职。

再有不到1个月时间,刘建军代理董事长一职将满2年,已然严重超期,而去年4月各大媒体关于辞任工行副行长、履新中国邮政集团总经理的郑国雨或将担任邮储银行董事长的猜测至今靴子未有落地。

邮储银行的掌门人何时落地亮相,从目前来看似乎都很平静,没有更多的消息流传,在此次业绩发布会上也未谈及此事。

这两年刘建军“一肩挑”两最重要职位,想来必然很是辛苦,但好在这两年邮储银行发展势头尚可,2023年成绩单不说优良,肯定也算及格。

投资利息收入已超贷款

2023年邮储银行业绩实现双增,只是增幅不高,营业收入3425.07亿元,同比增长2.25% ;净利润864.24亿元,同比增长1.25%。其中实现利息收入4983.27亿元,同比增加240.87亿元,增长5.08%,

取得增长并不容易,《全球财说》分析认为,邮储银行当前利息收入能实现增长,还是靠规模因素拉动,其中因为贷款规模增长与利率下行因素抵消后获得102.73亿元的正利息收入,投资类的规模因素与利率因素相抵后获得106.57亿元的正利息收入。显然贷款的规模因素能力正在减弱,贷款因为规模带来的利息收入远高于投资规模带来的利息收入,但由于贷款收益率的持续下降,最终产生的利息收入已经低于投资带来的利息收入。

因此邮储银行的主力收入因素可以概括为贷款和投资的规模增长。

截至报告期末,本行资产总额15.73万亿元,同比增长11.80%。其中,客户贷款净额7.92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375.35亿元,增长13.44%;金融投资5.39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286.89亿元,增长8.64%。从结构上看,客户贷款净额占资产总额的50.33%,较上年末提高0.73个百分点;金融投资占资产总额的34.26%,较上年末下降0.99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2023年该行存款增速低于贷款增速,2023年该行存款同比增长9.76%。尽管该行由此存贷比进一步提升,但水平还是偏低。2023年邮储银行存贷比增加1.68个百分点,但也不过为58.39%。

刘建军在业绩会上表示,2024年总量上将保持贷款的适度增长,基本上安排了和上年差不多的信贷增长规模。

业务及管理费方面同比增长,2023年业务及管理费2220.15亿元,同比增加163.10亿元,增长7.93%。增长的最主要推动因素就是储蓄代理费及其他的增长拉动,储蓄代理费及其他同比增长12.4%,而员工费用同比仅增长1.81%。储蓄代理费及其他的增长则主要是邮政代理网点吸收个人客户存款规模增加导致,邮政代理网点揽存的确很给力。

邮储银行有一个特殊的运营管理模式,也就是“自营+代理”,几乎每次点评邮储银行都绕不过这一特点,邮储银行在县域地区是以代理网点为主的。可以说,代理网点为邮储银行提供了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和深度下沉的客群。

副行长徐学明在业绩会上透露,去年代理费率同比下降3个BPs,个人存款付息率同比下降9个BPs。2022年该行曾调整过一次储蓄代理费率,也制定了新的被动触发标准。根据今年四大行披露年报,邮储银行或再次到了调整时候。

“随着利率快速下行和同业净息差的大幅收窄,去年下半年以来,我们便开始着手进行新一轮调整的准备工作。”徐学明在业绩会上表示。并表示将根据代理框架协议的约定,从被动调整触发之日起,在规定时间内履行相应的公司治理程序,及时完成代理费调整工作。

资产质量风险上升

邮储银行不良贷款率在国有行中基本处于最低水平,截至报告期末,该行不良贷款率0.83%,较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

不过随着贷款规模做大,该行资产质量风险也明显在增大。比如不良率虽然相比去年同期,不良率是下降的,但是高于前三季度。

拨备覆盖率近几年也在持续消耗下降中,2023年末为347.57%,较上年同期下降37.94个百分点,2021年时该行拨备覆盖率为418.61%。

从贷款五级分类来看,该行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损失类贷款余额均在上升,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的迁徙率也在上升,意味着未来不良上行风险较大。2023年的不良贷款余额显然也是在增长,只是因为贷款规模基数扩大,才维持了不良贷款率水平。

贷款规模快速增长,相应的贷款减值准备也有所增长,近三年该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均在增长。

逾期贷款方面,除了逾期3年以上,其他几类中短期逾期期限的贷款余额均在增长,意味着未来不良增长风险仍然较大。

从行业划分贷款的不良率来看,该行不良率最高的是个人其他消费贷款,个贷不良增长是当前银行业普遍面临问题,公司类贷款中,不良率最高的是房地产业。

风控方面,邮储银行不得不加强管理了,每年罚单数量高居不下。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邮储银行以约逾1700万元的罚没金额位列银行处罚金额榜首。

去年,国有行高管变动调整较大,但邮储银行空缺了近两年的董事长仍然静静的空置着。

2022年4月25日,邮储银行公告称,张金良因工作调动,辞去董事长、非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及委员职务。辞任自当天生效。

自此,刘建军开启了“一肩挑”模式,根据原银保监会公布的《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规定,“代为履职的时间不得超过6个月。中资商业银行应当在6个月内选聘具有任职资格的人员正式任职。”

去年4月1日,中国邮政发布公告显示,该公司于3月31日召开领导班子(扩大)会议。受中央组织部领导委托,中央组织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关于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任职的决定,郑国雨任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免去其中国工商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党委委员职务。相关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的规定办理。

彼时多家媒体报道猜测郑国雨将会任邮储银行董事长一职。但直至目前,还没有任何新的消息。

刘建军“一肩挑”还要持续多久?

敬告读者:本文基于公开资料信息或受访者提供的相关内容撰写,全球财说及文章作者不保证相关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和准确性。无论何种情况下,本文内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抄袭!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