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前夕探访江西万家岭战役遗址 幸存者讲述日军累累罪行

  • A+
所属分类:娱乐
摘要

江西德安4月3日电(巫发阳 程龙 徐璐)清明将近,雨水纷纷,记者近日来到江西德安县磨溪乡探访万家岭战役遗址、万家岭战役幸存者以及日军毒气弹受害者后代,透过斑驳的历史证物、当事人的讲述,还原日军在德安县留下的累累罪行,传递“勿忘历史,牢记先烈

  江西德安4月3日电(巫发阳 程龙 徐璐)清明将近,雨水纷纷,记者近日来到江西德安县磨溪乡探访万家岭战役遗址、万家岭战役幸存者以及日军毒气弹受害者后代,透过斑驳的历史证物、当事人的讲述,还原日军在德安县留下的累累罪行,传递“勿忘历史,牢记先烈”的清明哀思。

  两军指挥部相隔十余里 中国军队战壕依稀可辨

  “这栋房子当时是村里最大最好的宅子,后来被日军抢占作为106师团指挥部。”德安县磨溪乡南田村村支书告诉记者,这栋房子已经有将近100年的历史了,万家岭战役也已经过去了86年。

  据了解,万家岭战役发生于1938年10月。10月2日,日军第106师团主力窜到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磨溪乡石堡山、万家岭一带地区,第九战区第一兵团调遣部队,将敌合围。7日,万家岭围歼战总攻开始,中国军队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势,激战三昼夜,战至10月10日,中国军队歼灭日军第106师团万余人,取得大胜,史称“万家岭大捷”。

图为德安县万家岭战役图。巫发阳 摄

  “当初日军和中国军队就大金山、小金山、张古山等战略制高点开展了激烈的争夺,中国军队指挥部设在大金山上,两军指挥部距离不过10多里地。”德安县委统战部工作人员介绍,大金山上还有中国军队作战的战壕。

  随后,记者乘车沿着蜿蜒的公路上了山,一块视野开阔的平地映入眼帘,身前是连绵不绝的远山,身后则是中国军队第四军指挥部旧址。

  “这个池塘是日军投下的炸弹爆炸后形成的弹坑。”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枚炸弹原本落在指挥部门口,万幸的是炸弹没有立即引爆,当它被抬到外面的空地后才爆炸,减少了一定的人员伤亡。

图为德安县磨溪乡大金山上的中国军队战壕旧址。巫发阳 摄

  左手木棍、右手镰刀,村民在前砍开野蛮生长的灌木草丛,记者背着相机跟在身后。数十分钟后,终于抵达中国军队战壕旧址,只见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块被层层堆积,形成了一堵坚固的、1米多高的圆形石墙,历经80多年的风吹雨打,这些战壕依旧屹立不倒,掩映在生机勃勃的草木枝丫之中。

  投放毒气弹烧杀抢掠 日军罪行昭然若揭

  万家岭大捷纪念园讲解员介绍,虽然万家岭战役最后取得了胜利,但是中国军民也伤亡惨重。当时日军为了突出重围,在战斗中对中国军民大规模地使用芥子毒气弹,毒气弹余毒溶入水中,附着植被渗透到地下,人只要一沾上便会迅速感染,生疮化脓、疼痛难忍,无法医治。

  “我的父亲蔡春华生前饱受日军毒气弹折磨,他的右脚踝处产生了巨大的肿胀和畸变,自此落下了病根。”磨溪乡尖山村村民蔡华东告诉记者,父亲的毒气弹并发症经常会发作,发作时会导致40多度的高烧,虽然尝试过各种办法治疗,但是都无济于事。

图为蔡春华受到毒气弹伤害的右脚脚踝。(资料图)德安县委统战部供图

  万家岭战役结束后,很多当地幸存的百姓都和蔡春华一样,受到毒气弹并发症的折磨,“但是父亲并没有一蹶不振,他在村里当了20多年村主任和村支书,退休后还经常去博物馆、纪念馆参观。”蔡华东补充说。

  “我们小时候在山上放牛砍柴,经常可以捡到子弹壳、炮弹壳,有的时候还会捡到没有爆炸的手榴弹、炮弹。”蔡华东说,家里老宅的墙面上还遗留着不少弹孔,现在依旧看得清楚。

图为德安县磨溪乡尖山村村民蔡华东介绍老宅上遗留的弹孔。巫发阳 摄

  德安县委统战部工作人员表示,磨溪乡大部分万家岭战役幸存者都已经去世了,目前还有一位92岁的曙光村村民李屏水健在,他当时只有五六岁。

  村民李屏水对记者说,当时日军通过飞机大炮不断轰炸攻占阵地,中国军队则经常在夜间发起反击夺回阵地,并通过手臂上绑白毛巾、打赤膊等方式辨别敌人。战争结束后,当地村民捡到了许多长枪短炮和武器弹药,并且组织了一支200多人的抗日游击队。

图为德安县磨溪乡曙光村92岁村民李屏水正在回忆万家岭战役往事。巫发阳 摄

  “当时日军来攻打德安的时候,除了我大哥,其他人都逃难到隔壁的永修县了。回来的时候,路上、田里全是尸体,苍蝇满天飞。”李屏水说,后来日军占领德安县城之后,不仅经常扫荡抗日游击队,还会对村民进行烧杀抢掠,那段日子非常恐怖。

  据了解,为了更好地宣传红色文化、铭记革命先烈,国家4A级景区万家岭大捷纪念园将于4月4日至4月6日对九江地区游客免门票,对九江地区以外游客实施门票半价优惠,届时游客们可以前往烈士陵园或纪念馆,参与敬献花束、向英雄致敬等活动。(完)

admin

目前评论:0   其中:访客  0   博主  0